首页   注册   登录
V2EX = way to explore
V2EX 是一个关于分享和探索的地方
现在注册
已注册用户请  登录
宝塔
V2EX  ›  随想

昨晚听了两个妹子的初恋故事。。。。

  •  
  •   wangyikai · 80 天前 · 1579 次点击
    这是一个创建于 80 天前的主题,其中的信息可能已经有所发展或是发生改变。
    2006 年,我到成都上大学。打点好行装,同寝的哥们坐在床边互相寒暄。你一言我一语的尴聊天南地北。

    “成都就是巴适。来了就走不脱。”

    一哥们操着不正宗的四川话叫道。大家哄堂大笑。

    我不敢苟同。父亲刚为我打点好床铺便匆匆返乡了……

    望着他的背影,我不悲伤并镇定的决心做一个坚强的男人。

    大学是一场身心解放运动。

    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渐渐含苞欲放。

    脱缰的风骚野马追赶着温驯小羊。

    学姐们披头撒发穿着睡衣在澡堂外接开水的熟美模样令人窒息;学长们见识渊博风趣殷勤的肩抗小姐姐的行李。大家揣着明白装糊涂,青春洋溢着一颗躁动火热的心。我在大海里划着小船,荡漾摇曳不定。

    痛苦何来?念念相续未曾断绝。念无生灭,便是自觉。我完成了自我救赎,终日在学习的道路上精进。爱情是一道难题,从未爱过又如何道破。然而我碰到了小美和圆子。

    新生班会她俩同桌,一个杀马特发型高耸;一个胖墩拿着可乐烤肠。曾经的刘海妹妹头乖乖女小美?经常暗自伤怀的深寂泥石流女孩圆子?我的高中同学!斗转星移物是人换之感油然而生!鬼知道她们经历了什么?事实往往令人唏嘘。

    她们是否初心不改,还像从前那样传着字条?我恍惚记起了那段被全班传诵的小诗,黄昏都跟着害羞,脸红了整个下午。



    《小熊和蜂蜜》

    我是你的小熊,你是我的蜂蜜。所以你比谁都了解我的任性;

    你爱我,我不可以丢下你。所以我不停思索,能为你做些什么;

    依赖我是你的必须。所以我在离你最近的地方,守护你。

    小熊和蜂蜜,剪不断的联系,就像我和你。

    不管我变得如何,在你面前,我依然是真实的自己。

    小熊爱蜂蜜,我爱着最宝贝的你。



    她们变了,我还是好孩子。我们的关系并没有因为老同学的缘故而升温。日子随云走,该吃吃该喝喝。小美认真进取,成绩突出,偶尔犯犯花痴,只是她的杀马特发型不改,终是杀家帮人。圆子坦荡大方,男女无间,不到一个月就成功打入敌后,团结了大片兄弟,经组织严苛考验,荣升班长。事业上的成功并不能令她们满足,或许女人天生期待男人的宠溺。我偷读了圆子 QQ 空间的文章,对此愈发深信不疑。平日里大大咧咧乐观开朗的胖妹竟然心思极度细腻,胸中一片忧郁,颇具文学才女潜质。



    《成长是一种美丽的疼痛》

    后来,我很多次回头张望,才发现远处那片落寞的浮云是谁孤独的背影。

    生活不够完美。产生如果、也许以及更多的遐想,这便是我们的生存方式。

    我们成长了,不会再因为难过而折磨身体,不会再问别人想不想念自己,也不会再乱发脾气。学会承受痛苦,让有些话烂在心里,让有些伤无声无息的静闭。学会在没人心疼的夜,一个人看书听音乐,然后死死得睡到天亮。

    最后,人们都在犯错后轻描淡写的说声“对不起”,只是不知道,已在谁心里留下痕迹。

    所以,快乐存在于习惯失去。只要每天给自己一个希望,就是送给人生最贵重的礼物。



    《八月未央》

    我想,有些事情是可以遗忘的,有些事情是可以纪念的,有些事情能够心甘情愿,有些事情一直无能为力。

    我爱你,这是我的劫难。



    原谅痛哭失声的青春。她应该喜欢过一个人?她渴望和他在一起?体重也许是他们之间唯一的阻碍?我不敢多想不敢多问,只盼默默的做一位路人甲,身怀功与名。

    大约冬季,兄弟们纷纷不在一起愉快玩耍了。他们在游戏的海洋里遨游,和行走的荷尔蒙一道奔跑。圆子形单影只的小宇宙终于爆发了。我和小美作为她最信任的人,自愿加入了她的“表白计划”,正所谓江湖救急,雪中烤炭。

    小美:“你向谁表白?”

    圆子:“社团主席,我喜欢他很久了。”

    我:“你喜欢他什么?”

    圆子:“他人品好,成都有几套房。长久的爱情必须门当户对。”

    小美:“你什么时候表白,我们能帮你做什么?”

    我连忙跟着点点头。

    圆子:“本人过生日当晚表白。小美找音乐伴奏;你帮我灌醉他。”

    “好。”我和小美异口同声答道。

    这招真丫的绝。那就让我们用音乐和香槟迎接高潮吧!



    小美很快找到了演奏师。我自带一斤酒量骄傲的不屑练习。

    某个午后,我们相约一起去拜访。

    一顶斜帽半遮颜的人开了门。

    我暗忖:玩音乐的人必须得有几分江湖隐士的清高?

    小美:“你谁啊?”

    隐士微笑道:“你不用在意我是谁。你们要找的人在里面。”

    圆子略带羞涩屁颠屁颠的抢跑了进去。

    我们与托事之人聊了起来。

    圆子主导局面,我和小美偶尔附和。隐士在旁边练琴。

    小美凑过去说,“我也会弹琴。”

    隐士:“你弹一段?”

    小美略带生疏的弹了一段。

    隐士:“琴不是你这样弹的。”

    他俩并肩坐在钢琴前的长凳上。

    隐士修长的手指轻抚琴键,黑白音符渐随昏黄的暖阳温柔流淌。

    他轻闭双眼慢摇脑袋,春风沉醉的哼着《你不知道的事》。



   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离开你

    我坚持不能说放任你哭泣

    你的泪滴像 倾盆大雨

    碎了满地 在心里清晰

   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狠下心

    盘旋在你看不见的高空里

    多的是 你不知道的事



    小美瞬间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学过琴。她双眸生妍凝视着隐士的高光时刻。

    圆子生日那晚,我们约好了一起撸串。表白按计划进行。

    一长桌,两排杀猪凳。圆子寿星坐上头,小美右,会长左,我陪酒次之。其余乃同班兄弟,另有隐士借机换柱前来伴奏。

    大家闲聊。圆子故作平静强压娇羞萌态。

    我左右逢源口吐莲花的陪会长尽情豪饮,偶尔无的放矢之时,便轻瞥兄弟们火力速援。功夫不废,会长果然喝高了。

    他好像早有预感今夜将有大事发声,起身道:“圆子,生日快乐。我敬你一杯。我有事要先走一步。”

    圆子酒杯空悬片刻,不知所措的一饮而尽。

    会长转身离去,时空静止了。我、小美、兄弟们眉飞色舞的不停鼓励她。

    圆子雄壮的身形突然从 C 位耸立,桌子斜移了半步之远。

    圆子:“会长。”

    会长:“嗯……”

    圆子:“我俩耍朋友嘛。”

    会长醒了醒酒:“好。”

    大家沸腾了。会长向饭桌缓慢走来,隐士变魔术般的弹起了吉他,大家随着音乐摇头轻声哼吟。会长拥着脸蛋红红的胖妹,气氛甜蜜温馨。小美紧挨隐士,迷妹的崇拜艳羡旁人。我在旁边喝着烧酒,陪兄弟们快乐。

    女人终是不可靠的。我很快便被她们抛弃了。圆子壮硕的右臂挽着会长,俨然强力贴身保镖;小美跟班,神迷隐士街头直播时偶尔暗送的秋波电眼。我在春天发誓必须要尽快谈恋爱,结果许多女孩表扬我是一个好人。

    福兮,祸之所伏。一次郊游骑行,会长于前飞奔,圆子在后逼赶。油菜花海里小鹿乱撞,小确幸定格了唯美的浪漫。谁料圆子车技不佳,扑街了灌溉渠。我们吓得半死,好几个汉子匆忙的把她抬进了镇卫生院。

    确诊多处骨折,经医生治疗后,我们坏坏的将她抬回了会长宿舍。

    圆子全身布条捆绑,半月不能动弹。会长白天陪床伺候她吃喝拉撒;夜晚规矩的睡在旁边,汉楚分明。此事被大家评为感动全世界的绝色好男人范例。正所谓欢愉嫌夜短,寂寞恨更长。虫鸣惊破夜空,云雨强渡关山待何日?

    一个鼾声雷动的月黑风高夜,会长终于按捺不住骚动的心情。他私自大胆的解开了圆子身上的治疗绷带,慢慢爱抚和亲吻肥而不腻的美肌。圆子动弹不得,只好羞涩又期待的假装睡着了。床罩一张一合的轻摆。

    圆子大叫:“啊,痛痛痛。”

    随即又传出啪啪啪声……

    邻床的兄弟从睡梦中醒来,强忍坏笑,淫贱且轻挑的确认了眼神,又满意的假寐了。

    东方鱼白。生活一如既往,只是兄弟们偶遇会长,嘴角总是收不住二十五度角的上扬。然而没过多久,会长便消失了。

    同学们一时恶语如潮。

    路人甲:“夺人一血,功成身退。”

    路人乙:“臭男人臭男人臭男人!没一个好东西。”

    路人丙:“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。”

    某天,小美约我们喝酒。路上我与圆子同行。

    我:“会长走了?”

    圆子:“他出国了。”

    我:“你不挽留?”

    圆子:“我没挽留。”

    我:“你不爱他?”

    圆子:“我送他两个盒子。一红一蓝。”

    我:“然后?”

    圆子:“他执意要走,打开红色盒子。留在我身边,打开蓝色盒子。”

    我:“他选哪一个?”

    圆子:“他把两盒一起带走了。”

    我:“他是色盲?”

    圆子:“不知道。”

    我:“盒子里放的什么?”

    圆子:“两张出国机票。”

    我:“他翻哪盒都得走。”

    圆子:“不能同时打开吗?”

    我:“你想跟他一起走。”

    圆子:“不知道。”

    我不再追问。我们应该如何悲伤?

    圆子话峰路转:“幸亏我还是处女。没吃亏。”

    我:“处女?兄弟们说你们已经啪了。”

    圆子:“你们误会了。那晚会长碰到了我的伤口,我疼痛难忍给了他几巴掌。”

    我:“哈哈哈。”

    小美喝了很多,魂不守舍;圆子借酒浇愁,沉默不语;隐士在台上尽情献唱。气氛怪异。

    我:“怎么了?”

    小美:“他骗人。他经常去外地演出,他不接我电话。结果……”

    我:“结果怎么了?”

    小美:“一个女人用他的手机打给了我。”

    我:“谁?”

    小美:“前任。”

    我:“你们聊了什么?”

    小美:“她约我在茶楼见面。”

    我:“见了吗?”

    小美:“见了。”

    我:“两个女人的战争?”

    小美:“他每次外地演出都去找她。”

    我:“他找她干嘛?”

    小美:“你说能干嘛?”

    我:“那她现在找你干嘛?”

    小美:“她说他是渣男。我们不要理他。”

    我:“你决定分手?”

    小美:“不知道。”

    我:“他前任呢?”

    小美:“不知道。”

    我:“走吧。”

    小美:“朋友开车来接我们。”

    我:”好。“

    我们三人出酒吧。大雨倾盆。小美和圆子迎而不避,无情点滴摧花。隐士随后追出,他俩在雨中拉扯。

    隐士苦求:“不分手。”

    小美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

    直到小美朋友的私车赶到,我们才脱离。圆子看似镇静,却红了眼框;小美抽泣发抖,第一次感受到心痛的滋味。车速渐快,我望着窗外的孤单和心寒,在大雨滂沱中奔向终点站。
        1
    ironMan1995   80 天前 via Android
    这种应该发给知音或者故事会啊
        2
    mashram   80 天前 via iPhone
    为什么会发到这里来?
        3
    wangyikai   80 天前 via Android
    @ironMan1995 我随想的故事。
        4
    wangyikai   80 天前 via Android
    @mashram 随想的故事
        5
    xiri   80 天前 via Android
    大佬 666 啊
    找个那种青春文学类型的杂志去投稿吧,这故事写的真的挺有感觉的
        6
    SteveZou   79 天前
    这……给我看傻了
        7
    watzds   79 天前 via Android
    这有什么不能发的?
    关于   ·   FAQ   ·   API   ·   我们的愿景   ·   广告投放   ·   感谢   ·   实用小工具   ·   4001 人在线   最高记录 5043   ·     Select Language
    创意工作者们的社区
    World is powered by solitude
    VERSION: 3.9.8.3 · 22ms · UTC 08:13 · PVG 16:13 · LAX 00:13 · JFK 03:13
    ♥ Do have faith in what you're doing.